故宫要修一对羊角灯 找到这位诸暨人

发布时间:2017-09-12 16:05:21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罗瑞斌 通讯员 何建国

  年轻的张方权正在制灯

  浙江在线9月1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罗瑞斌 通讯员 何建国)“羊角可以做灯。”面对这条信息,很多年轻人可能会不相信,表面粗糙、形状弯曲的羊角,如何能“变身”为透光性良好的灯罩?

  事实上,羊角不但能做成灯,而且羊角做的灯看上去晶莹剔透,犹如琉璃一般。

  如今,会做这样羊角灯的人已经不多了,就连故宫里的一对年久失修的羊角灯,也一直找不到匠人修补。

  前几日,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找到诸暨市大唐镇箭路村会制作羊角灯的能人——52岁的张方权,并对其制作羊角灯的流程和修补技艺进行考察。

  张方权家祖传四代做灯,如今家族里也只有他一人会制灯的全套手艺。“以前,我的兄弟们都熟悉制灯某几个环节的手艺,但是他们长久不做,也全部生疏了。”

  光绪帝的“琉璃灯”

  在张方权家里的壁橱里,放着几盏羊角灯,灯罩面上闪着光泽。灯罩厚度只有1毫米左右,点上蜡烛后,透光性非常好,远远望去如同琉璃一般,好像与羊角没有半点瓜葛。也正是这样的特点,它拥有了一个雅称——羊角琉璃灯。

  “当时故宫博物院的的人看到羊角灯也很惊讶,觉得和故宫的那对差不多,不断地抚摸灯面。”张方权说,不要看这对灯看上去很新,其实也有20多年的历史了。“我年轻时做的,你看放了那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光鲜亮丽,可见这灯很耐用。”

  而故宫那对等着修缮的羊角灯,相传是清朝光绪皇帝大婚时所用的器物,自然是一件金贵的文物。故宫的工作人员其实并不十分确定这对灯的材质,因此也一直称其为“琉璃灯”。“他们大概知道那对文物灯是羊角做的,所以此次他们来我这里,主要是看我如何制作羊角灯。”张方权说,他知道修复文物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故宫来人考察,也是对其是否有能力修复羊角灯做一番审核判定。

  羊角灯

  精湛的祖传手艺

  其实,在制作、修复羊角灯方面的技艺,张方权已经十分娴熟,这些也都是其父手把手教他的。“手艺都是祖传的,几代人做灯的手艺都非常棒,这些技艺都是传男不传女的,就怕被外人学了去。”

  在张方权13岁的时候,放学回家后,他都会给父亲搭把手。大概过了五六年,张方权便掌握了制作羊角灯的全套手艺,其实这在旧社会也算一件能让同行刮目相看的事。

  “以前做羊角灯,一般是3位老师傅一起做,每人负责不同的环节,各自守住自己的手艺,能够掌握全套手艺的并不多。一方面是懂全套的人不多,另一方面是制作工艺复杂,而且很累人。”张方权说,做羊角灯前后需要经过多道繁杂的工序。“首先要选择瑕疵小的羊角,一些黑色的、有血斑的羊角都不能使用,一般10个羊角里也就一两个能用,所以我爸爸那时候都去杭州、贵阳等地大量购买羊角。”

  选到合适的羊角后,张方权需要将羊角锯开,然后打磨、刨平成片状,接着用加热后的特制火钳将羊角片拼接成圆柱状,最后还要经过刮去瑕疵、抛光等多道工序才能完工。

  值得一提的是那把火钳,重15公斤左右,一般人一手提起都不容易,但是在张方权手里却是使用自如。“全是年轻时练出来的,所以现在臂力很强,在村里扳手腕几乎没遇到过对手。”张方权说,也是这把钳子会让很多做羊角灯的人感觉吃不消。

  做羊角灯用的特制火钳

  不能让手艺断了传承

  因为制作耗时费力,所以在过去羊角灯价格很高。张方权回忆,上世纪80年代,他父亲做的一盏灯可以卖到100多元。“附近村子舞龙、祭祀等重要活动都需要用到羊角灯,另外金华等地都会前来求购,所以我父亲做的灯往往供不应求。”

  随着时代的发展,羊角灯逐渐退出百姓的生活,张方权家也就不再制作羊角灯了。“现在的玻璃、塑料制成的灯,远比羊角灯漂亮、价廉。你说现在花10多天做一盏灯,按照人工费200元一天的话,一盏灯起码要2000元左右,哪个会来买?这个市场太小了,所以这门手艺很难有人愿意去学,很可能要失传了。”

  为此,张方权也曾夜里难以入眠。“以前是传男不传女,现在遇到真心愿意学的,我都愿倾囊相授。因为这几年,羊角灯制作工艺被录入诸暨市非遗名录,吸引了几个人前来学习,但是由于某些原因都没有学成。”

  张方权这几年一直盼望遇到真心欣赏这门传统工艺的人能够继承他的“衣钵”。“不能让老祖宗的手艺断了。”

标签:羊角灯 编辑: 陶东烨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